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法院

行 政 赔 偿 判 决 书

(2017)渝0112行赔初22号

原告周必君,女,汉族,1967年1月10日出生,住重庆市渝中区。

委托代理人资云峰,重庆憬谦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政府两路街道办事处,住所地重庆市渝北区。

法定代表人朱荣,主任。

委托代理人白太宏,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况小莉,重庆索通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周必君诉被告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政府两路街道办事处(以下简称两路街道办事处)确认强制拆除房屋行为违法附带行政赔偿一案,于2017年9月6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同月14日受理后,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11月13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周必君及委托代理人资云峰,被告的委托代理人白太宏、况小莉出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原告的房屋位于重庆市渝北区XX街道XX村XX组,于2015年7月2日被强拆。原告知晓后报警求助,公安机关告知原告应向政府相关部门反映,而之前两路街道征地办发出过自行拆除通知,也多次协商未果,直至房屋被强拆时仍没有签署征地补偿协议。2017年8月18日,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7)渝行终308号之一《行政判决书》,载明原告房屋系两路街道办事处拆除,两路街道办事处亦在该案中自行提供房屋拆除情况说明。《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四十五条规定,只有人民法院享有强制拆除房屋主体资格,即两路街道办事处的拆除行为违法。故请求人民法院确认被告两路街道办事处2015年7月2日强制拆除原告房屋的行政行为违法。另,原告房屋交通便利,位置优越,而该社G319国道以北在2007年已规划为公园绿地,位于渝北两路组团A标准分区,被渝府地[2004]298号批复征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四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集体土地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二条第二款之规定,原告认为被告应按周边商品房市场价赔偿房屋费用808610元、临时安置过渡费117000元以及室内物品损失23000元,共计948610元。

原告举示证据如下:1、农村房屋清理登记表;2、照片;3、选址意见书(周某某);4、置业计划及置业预算表;5、关于机场四期征地遗留问题的会议纪要(2015-28);6、光盘;7、渝规北函字[2016]37号、83号复函。

被告辩称:1、被告为防止房屋倒塌、排除安全隐患,通知施工单位拆除原告房屋的行为合法。且渝北区人民政府征地办公室与原告签订了《征地房屋安置协议书》,按照《重庆市渝北区征地补偿安置实施办法》和《征收XX街道XX村第XX村民小组全部集体土地补偿安置方案》规定的补偿标准,对原告的房屋进行了征地拆迁安置补偿,补偿费用共计463155元,原告已领取该笔补偿款。在上述安置补偿的基础上,原告还获得了个案补助费9.86万元,其中包括租房补助费4.86万元,物品损失及困难补助5万元,以及其他个案补助6800元。原告出具的《息访息诉承诺书》明确表示对房屋拆除和安置补偿再无异议,并承诺息访息诉。据此,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四十二条第二款的规定,原告已经依法获得了全部征地拆迁补偿款,并且获得了按时拆迁奖励等其他补偿款,原告的权益并未受到侵害,原告的诉讼请求不应得到支持。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三条规定,请求贵院依法判决驳回原告的赔偿请求。2、原告认为其房屋位于319国道旁,于渝府地[2004]298号征地批复时被征收,但是渝府地[2004]298号载明的征地范围为渝北区XX街道XX村X社和XX村XX社。依据原告修建房屋时提交的《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权证》载明其修建的房屋位于XX村X社(现为XX村第XX村民小组),其房屋属于重庆市人民政府渝府地[2012]1695号与渝府地[2013]1760号文批准的征收范围,并不是原告所述其房屋于渝府地[2004]298号征地批复时被征收。据此,原告要求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集体土地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二条第二款的规定,按照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标准对其房屋进行安置补偿无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贵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赔偿请求。3、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二条规定,原告在行政赔偿诉讼中对自己的主张承担举证责任。但原告并未举示证明其财产损失的证据,应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其赔偿请求依法不应得到支持。综上所述,被告为防止房屋倒塌、排除安全隐患,通知施工单位拆除原告房屋的行为合法,原告已经获得了房屋安置补偿款及拆危补偿款等费用,原告的权益并未受到侵害,且原告并未举示证明其财产损失的证据,其赔偿请求依法不应得到支持。为了维护法律的公平正义,减轻被告诉累,请求贵院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三条规定,判决驳回原告的赔偿请求。

被告举示证据如下:1、渝府地[2012]1695号批复、渝北府地[2014]24号通知、渝北府征公[2014]12号公告;2、渝府地[2013]1760号通知、渝北府地[2014]39号通知、渝北府征公[2014]27号公告;3、渝府地[2004]298号批复;4、重庆市土地权属变更登记申请书、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乡村房屋所有权证登记卡;5、农村房屋清理登记表;6、渝北府地[2014]110号集体土地补偿安置方案的批复、渝北国土征补公[2014]84号集体土地补偿安置方案的公告、集体土地补偿安置方案;7、优惠购房协议书;8、周必君户补偿款项明细表;9、征地费用发放表(农房费用1张、残值回购费用1张、按时拆房奖励费1张、生活附属设施搬迁补助和搬家补助费1张、住房货币安置款1张);10、关于机场四期征地遗留问题的会议纪要(2015-28);11、个案困难补助费用发放表;12、领款单;13、息访息诉承诺书。

经庭审质证,被告对原告举示的证据1、5、7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证据7与本案无关联性,亦不认可其证明目的;对证据2的真实性有异议,认为无法核实拍摄时间;对证据3、4、6有异议,认为证据3与本案无关联性,不认可证明目的。

经庭审质证,原告对被告举示的证据1、2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与本案无关,且被告未举示征地红线图等证据予以证明;对证据3、4、5无异议,但认为证据3不能达到被告证明目的;对证据6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但与本案无关,原告的房屋不在该批文征地范围内;对证据7真实性无异议,但不能达到被告证明目的;对证据8、9有异议,对没有原告签字的不予认可;对证据10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对证明目的不予认可;证据11仅是困难补助,与本案无关;对证据12真实性无异议,但不能达到被告证明目的;对证据13有异议,原告只签了名字并无内容。

经庭审质证,本院对证据作如下确认:

对原告举示的证据1、5及被告举示的证据,能够证明本案的基本事实,真实合法,本院予以采信。原告举示的其余证据,不能达到其证明目的,本院不予采信。

经审理查明:原告房屋所在地位于重庆市渝北区XX街道XX村XX组。该村民小组的集体土地经重庆市人民政府渝府地[2012]1695号、渝府地[2013]1760号批复批准征收。渝北区人民政府随后发布了征收土地公告及征地补偿安置方案。2015年9月10日,周必君与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政府征地办公室签订《优惠购房协议书》,该协议书确定的优惠购房人员为原告、古某渝及古某杉3人,原告户选择住房货币安置,安置费用包括货币安置款、货币安置奖励费、货币安置一次性搬迁补助、货币安置购房补助费共计411000元,该笔费用已由周必君领取。征地安置过程中,周必君户还领取了农房费用35284.8元、残值回购费1470.2元、按时拆房奖励费9000元、生活附属设施搬迁补助和搬家补助费6400元。因周必君对征地补偿标准不服,多次信访、起诉,渝北区人民政府征地办公室于2015年10月8日作出《关于机场四期征地遗留问题的会议纪要》(2015-28),载明:因机场用地在即,周必君农房皲裂现象较严重,施工单位在未通知户主到场的情况下将危房进行拆除,造成部分屋内家具和材料被毁,针对该户实际情况,经研究决定:1、施工方进场后断水、断电、炮损造成周必君全家无法在新华村12组自己房屋居住,同意给予租房补助费4.86万元(按3人计发,含优惠人口,每人每月450元,补助36个月);2、考虑到实际情况,同意给予物品损失及困难补助共5万元;以上二项合计金额9.86万元。其后,原告在被告处领取该款。2015年11月27日,周必君出具《息访息诉承诺书》,并在被告处领取解决该户遗留问题费用6800元。

另,原告周必君因位于重庆市渝北区XX街道XX村XX组的房屋被拆除,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确认被告两路街道办事处于2015年7月2日强制拆除原告房屋的行为违法,并附带申请行政赔偿,赔偿其房屋808610元、房屋使用损失34800元、室内物品损失88400元、室外构附着物损失85000元,共计1016810元。就原告周必君诉被告两路街道办事处确认强制拆除房屋行为违法一案,本院于2017年12月25日作出(2017)渝0112行初257号行政判决,以两路街道办事处无拆迁职权为由,确认其强制拆除原告位于重庆市渝北区XX街道XX村XX村民小组房屋的行为违法。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二条规定:国家机关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行使职权,有本法规定的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合法权益的情形,造成损害的,受害人有依照本法取得国家赔偿的权利。《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三条规定,被告的行政行为违法但尚未对原告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或者原告的请求没有事实根据或法律根据的,人民法院应当判决驳回原告的赔偿请求。

本案中,被告实施了拆除原告房屋的行为,该行为已被本院判决确认违法。被告拆除房屋过程中,未对原告房屋内物品清理登记并搬离存放,对原告房屋内的生活物品造成的损失应予以赔偿。根据被告举示的《关于机场四期征地遗留问题的会议纪要》(2015-28)、《个案困难补助费用》等证据显示,被告拆除原告房屋后,对损毁原告房屋内家具等物品及困难给予5万元补偿,原告已领取了该款项。即对原告房屋被拆除所产生的室内基本生活用品损毁损失,被告已给予赔偿,原告亦认可并领款。

原告提出其室内物品损失达88400元,但其举示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主张,本院不予支持。原告提出的房屋、房屋使用损失、室外构附着物损失属于征地补偿范畴,与本案行政赔偿部分无关,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因被告违法拆除原告房屋致原告室内物品损失一节,被告已予以赔偿,而原告的其他赔偿主张不能成立。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三条规定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周必君的行政赔偿请求。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提起上诉,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递交上诉状副本,上诉于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董莉萍

人民陪审员  朱锡林

人民陪审员  李国华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书 记 员  宋 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