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行 政 赔 偿 判 决 书

(2018)京03行赔终8号

上诉人(一审原告)刘京华,女,1958年2月24日出生,住北京市平谷区。

委托代理人杨光,北京市时雨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北京市平谷区南独乐河镇人民政府,住所地北京市平谷区。

法定代表人刘久兴,镇长。

委托代理人李军,男,北京市平谷区南独乐河镇人民政府副镇长。

委托代理人唐志,北京市世方永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刘京华因诉被上诉人北京市平谷区南独乐河镇人民政府(以下简称南独乐河镇政府)行政赔偿一案,不服北京市平谷区人民法院(2017)京0117行赔初5号行政赔偿判决(以下简称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1月29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刘京华及其委托代理人杨光,被上诉人南独乐河镇政府行政机关负责人兼委托代理人李军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刘京华诉至一审法院,请求法院判令南独乐河镇政府赔偿刘京华医疗费9486.14元、误工费24472.3元、护理费15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000元、营养费500元、交通费104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万元,以上共计87998.44元。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6年7月5日,刘京华与南独乐河镇政府工作人员李某在李某的办公室发生争执,曹某及周某在现场。当日,李某报警称有人堵其门,曹某报警称刘京华被打。南独乐河派出所派员出警,对现场人员进行口头询问。2016年7月6日,刘京华报警称其被李某殴打。2016年7月6日至2016年7月16日,刘京华于北京市平谷区医院住院,出院诊断为:左拇指伸肌腱损伤断裂,头外伤反应,多处软组织损伤,泌尿系感染。2017年7月14日至7月18日,南独乐河派出所对刘京华、李某、曹某、周某、于某进行询问。2016年8月24日,北京市平谷区公安司法鉴定中心作出《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鉴定意见为:刘京华所受损伤属轻微伤。2016年9月21日,南独乐河派出所向刘京华出具《不予调查处理告知书》,载明:刘京华于2016年7月6日向南独乐河派出所报称的被南独乐河镇政府干部李某殴打一案,依据《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四十七条第一款第(三)项的规定,不属于公安机关管辖范围。公安机关不予调查处理。2017年4月26日,刘京华向南独乐河镇政府提交《行政赔偿申请书》,2017年5月15日,南独乐河镇政府作出《关于刘京华女士申请行政赔偿的复函》,称李某对事件发生经过与刘京华陈述不一致,若申请赔偿,请刘京华向平谷法院起诉。刘京华遂向一审法院提起本案之诉。

一审法院判决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以下简称《国家赔偿法》)第二条第一款规定:“国家机关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行使职权,有本法规定的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合法权益的情形,造成损害的,受害人有依照本法取得国家赔偿的权利。”据此,公民取得国家赔偿,应以其合法权益受到国家机关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行使职权行为的侵害为前提条件。同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二条规定,原告在行政赔偿诉讼中对自己的主张承担举证责任,被告有权提供不予赔偿或者减少赔偿数额方面的证据。本案中,尽管刘京华的人身伤害确实存在,但关于刘京华所受伤害的形成原因,刘京华与李某的陈述相互矛盾,刘京华申请证人曹某、周某到庭作证,但证人的当庭陈述与该二人在公安机关所作笔录中的陈述亦不相符,刘京华以公安机关制作笔录时距事发时间较长为由认为证人的记忆出现偏差属于正常现象的主张,一审法院不予支持。现有证据无法认定刘京华身体所受伤害是由南独乐河镇政府的工作人员李某行使职权时造成的,刘京华要求南独乐河镇政府予以赔偿缺乏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三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刘京华的赔偿请求。

刘京华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其事实和理由为:一、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一审法院以证人曹某、周某到庭作证证言与其在公安机关所作笔录不符为由认定上诉人所受伤害并非南独乐河镇政府工作人员李某在行使职权时造成,系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二、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本案中,上诉人提交了李某将其打伤的证据,南独乐河镇政府认为其不予赔偿的,理应对此提供证据予以佐证,但其对此未提供证据。李某系在履行职务过程中将上诉人打伤。就本案而言,纠纷发生与李某的职责有不可分割的关系,这也是李某履行公务有可能发生的结果。综上,刘京华提出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将本案发回重审或依法改判支持其一审诉讼请求。

南独乐河镇政府同意一审判决,请求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刘京华在一审法院指定的证据交换日提供了下列证据,并在庭审中出示:

1.证人周某、曹某出具的证明及到庭证言,证明刘京华系在找南独乐河镇政府的土地科科长李某解决宅基地纠纷时,被李某打伤,南独乐河镇政府的工作人员在行使职权时侵犯刘京华的人身权,刘京华有权要求国家赔偿;

2.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证明公安机关认定刘京华在南独乐河镇政府土地科办公室反映违法建筑事项,与南独乐河镇政府工作人员李某发生口角、肢体争执,李某用手将刘京华左手拇指致伤,刘京华的身体损伤程度为轻微伤;

3.不予调查处理告知书,证明李某行使职权时将刘京华打伤,公安机关认定李某的行为系职务行为,不属于公安机关管辖范围,对刘京华的报案不予调查处理;

4.刘京华的病历、出院总结、诊断书、电子病历,证明刘京华受伤后经医院诊断的伤情、住院期间、遵医嘱休息期间等;

5.北京市医疗门诊收费票据、北京市医疗住院收费票据、北京市平谷区医院住院费用清单,证明刘京华所支出的医疗费数额;

6.李某3身份证复印件,证明刘京华住院期间由家人护理的事实;

7.李某军出具的证明及到庭证言,证明刘京华因就医治疗、进行伤情鉴定、复查所支出的交通费情况。

南独乐河镇政府在法定期限内向一审法院提交了下列证据,并在庭审中出示:

1.《限期拆除通知书》;

2.(2017)京0117行初2号行政判决书;

证据1、2证明就刘京华举报的李某2违法建设问题,南独乐河镇政府已经履行查处职责,南独乐河镇政府已于2016年7月4日向李某2下达了《限期拆除通知书》,刘京华不应当就违法建设再进行缠访,李某3也履行了相关的行政手续;南独乐河镇政府工作人员李某履行查处违法建设职务行为的时间发生在刘京华诉状所称的双方纠纷起因时间之前,刘京华的诉请缺乏事实依据。

3.照片,证明刘京华诉争地点的实景原状,刘京华的举报行为是缠访行为,事情起因是刘京华要求立即强制拆除李某2的违法建设,李某在作出解释后,刘京华拒不认可,要求李某提供国务院令进而激化矛盾。

经刘京华、南独乐河镇政府申请,一审法院向南独乐河派出所调取以下材料:1.110接处警记录;2.2016年7月14日对刘京华的询问笔录;3.2016年7月18日对李某的询问笔录;4.2016年7月15日对周某的询问笔录;5.2016年7月15日对曹某的询问笔录;6.2016年7月18日对于彭涛的询问笔录;7.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8.110接警单;9.到案经过;10.执法记录仪录像光盘。

经庭审质证,一审法院对上述证据认证如下:刘京华提供的证据1周某、曹某的证言对于刘京华的受伤过程的陈述与二位证人在公安机关制作的询问笔录中的陈述不相符,对二位证人的证言一审法院不予采纳;证据2真实、合法,能够证明刘京华的身体所受伤害为轻微伤,但该证据不能证明刘京华身体所受伤害系南独乐河镇政府工作人员李某造成,对此一审法院不予采纳;证据3真实,但该《不予调查处理告知书》并未查明李某是否对刘京华进行了致害行为,对此证明目的一审法院不予采纳;证据4、5、6、7不能证明刘京华所受伤害由南独乐河镇政府工作人员造成,不能证明相应费用应由南独乐河镇政府赔偿,一审法院不予采纳。南独乐河镇政府提供的证据1、2与本案无关,一审法院不予采纳;证据3虽真实,但不能证实事发当天的情况,一审法院不予采纳。一审法院调取的证据能够证明公安机关接警后到现场并作出处理的过程,但对刘京华证明南独乐河镇政府工作人员对刘京华实施致害行为的证明目的一审法院不予采纳。

一审法院已将上述证据随案移送本院。经审查,本院同意一审法院的认证意见并予以确认。

经审查,本院对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国家赔偿法》第二条第一款规定:国家机关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违法行使职权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受害人有依照本法取得国家赔偿的权利。《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十八条第二款规定,在行政赔偿、补偿的案件中,原告应当对行政行为造成的损害提供证据。因被告的原因导致原告无法举证的,由被告承担举证责任。根据上述法律规定,受害人取得国家赔偿的前提是国家机关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违法行使职权对其合法权益造成了实际损害,并且受害人应对损害事实提供相应的证据。

本案中,刘京华主张南独乐河镇政府工作人员李某在执行职务过程中致使刘京华人身伤害并因此提出行政赔偿申请,并提交了相关证据证明其身体所受伤害为轻微伤,但对于其所受伤害是否由李某在执行职务过程中造成的,刘京华提交的证据并不充分。刘京华申请的证人曹某、周某一审出庭作证的陈述与该二人在公安机关所作询问笔录中的陈述不相符,刘京华与李某的陈述相互矛盾,一审法院调取的公安机关接处警的其他材料亦不能证明刘京华所受伤的形成原因系由南独乐河镇政府的工作人员李某行使职权时造成的。因此,一审法院认为刘京华要求南独乐河镇政府予以赔偿缺乏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并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三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刘京华的赔偿请求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一审判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韩 勇

代理审判员  胡林强

代理审判员  陈金涛


二〇一八年一月三十一日

书 记 员  孙 利

书 记 员  林淡萍